0
(0)

刚刚过完春节,由于担忧部分师兄会因懈怠不能回归修学,于是我对这些师兄进行了单独的电话慰问。在打完这几通电话之后,我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。为什么我只打给这几位师兄,不打给其他师兄呢?我自己刚好学到上士道七支修法,要对有情修平等心,却在这一次电话问候的过程中,让我发现了自己的不平等心。

首先,懈怠的师兄有掉队的可能,所以容易引起我的关注。因为背后有对共修人数的执著,有对师兄修学状态的设定,希望能通过电话问候达到让他们回归修学、安住修学的设定,所以我特别关心这些师兄。

其次,对修学精进的或者状态平稳的师兄,我也设定他们不需要问候,他们能按要求回归正常修学,我认为他们都没有烦恼,不需要主动跟他们沟通慰问。

思惟完这两方面之后,我决定对每位师兄都问候一下,了解他们的思想动态。结果其中一位师兄跟我聊了差不多半个小时,还有两位师兄刚刚回来,在聊天的过程中主动提出要跟我去参加师兄们的聚会,和大家分享假期的心得。

可能大家看到这里以为事情就结束了,然而我还有更进一步的思惟:我打电话给自己带的班级师兄,但是我打给自己所在的班级师兄了吗?我打给自己的辅导员了吗?我可否想过也需要问候和关心他们吗?

多年来,我在自己的班级收获最多,现在带班的很多做法都是经过在自己本班的实践后,再运用到新班里的。然而我却没有把带班的收获回馈到自己的班级,这也是一种不平等心啊!

所以我现在思考的角度不仅仅是关注自己带的班,还会想办法让自己所在的班和所带的班能有所连接,希望通过这种方式互相促进,互相学习。务必做到不舍任何一位众生,平等对待每一位师兄,无论是带的班,还是同修,还是辅导员,还是所有的义工菩萨,感恩大家的共同成就,感恩师兄们。

更多阅读: 菲律宾 搭建

这篇文章有用吗?

点击星号为它评分!

平均评分 0 / 5. 投票数: 0

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投票!成为第一位评论此文章。

来自旁观者的一封信:你还好吗?

烦恼轻 智慧长你在跑,我没看到有人驱赶你 Read more

痛苦是怎么来的

人就怕不知足,不知足就是苦,能知足就是乐 Read more

钱财里头的含金量

福安古观音阁的博客很多人会迷惑,比如大富 Read more

思惟傍生苦

道次第讲记·下士道 济群法师 三、思惟傍 Read more